页面载入中...

美军司令:我无法证实总统所说的巴格达迪“大哭”

admin 快猫官网 2019-11-17 20 0

  说“真行”,这是给我脸上贴金,其实我毫无把握,对技击我固然一窍不通,写小说也还是破题儿第一遭呢。所以初时我一直在推,被罗孚“说服”之后,也还要求多考虑几天,但第二天预告就见了报,我也就只好“只酝酿一天”,就如北方俗话说的“赶鸭子上架”了。

  由于第一天见报的小说还没有想好具体的情节,有的只是模糊的故事架构,于是我先来段“楔子”,说些“闲话”,以一首词作“开篇”,调寄《踏莎行》:

  弱水萍飘,莲台叶聚,卅年心事凭谁诉?剑光刀影烛摇红,禅心未许沾泥絮。  绛草凝珠,昙花隔雾,江湖儿女缘多误。前尘回首不胜情,龙争虎斗京华暮。

  “临时任务”欲罢不能写《龙虎斗京华》时,我本以为这是“趁热闹”的“临时任务”,最多写一年半载,就不会再写了,没想到欲罢不能,这一写就是三十年。“卅年心事凭谁诉”倒似是“封刀”时的作者自咏了。

  好,那就诉一诉三十年来的甘苦吧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美军司令:我无法证实总统所说的巴格达迪“大哭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